您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活动 >

最新活动Class teacher

跑步太拼已成为跑圈潮流?最新研究揭示长期大强度运动对心脏的风

2021-12-05  admin  阅读:

 

 

  跑步是最有益心脏健康的运动之一,很多跑者通过跑步运动有效提升了心脏功能,降低了心血管疾病发生率,但过犹不及,

  发表在著名的英国医学杂志子刊《心脏》上的一项研究给那些对待自己过于严格的跑者发出了警示,这项前瞻性临床研究发现,高强度运动与冠脉钙化加速进展显著相关。

  冠状动脉是营养心脏本身的血管,如果冠状动脉自身发生了血管硬化就被称为冠心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而冠心病容易引发最为常见、也是十分凶险的问题——心肌梗塞。

  这项来自韩国团队的研究发现,长期大强度运动有可能引发了冠脉钙化的加速,这种冠状动脉钙化虽然不一定立马导致冠心病,但却会不断累加心脏出问题的风险。

  也就是说,长期大强度运动对于心脏不一定都是好事,对于某些人来说甚至会加重心脏负担,导致未来发生心脏疾病的风险增加。

  src=利用 CT 图像分析得到的冠脉钙化积分,可用于评价冠脉粥样硬化斑块钙化的进展,被认为是评价心血管疾病风险的一种参考依据。

  既往有研究发现,高强度的体力活动可能导致冠脉钙化积分升高,从而增加发生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这一观点似乎与运动有益身心的常理背道而驰。

  当然这也从科学角度说明只有适量的运动才有益健康,过度运动可能有损心脏健康。这也是我们常常在体育比赛中看到各种悲剧的原因之一。

  韩国研究团队选择了 2011-2017 年期间来自韩国两个医疗中心的 25485 名没有明显的心血管疾病且年龄≥ 30 岁的参与者,研究人员收集他们的基线特征,包括问卷调查、健康检查结果以及冠脉钙化积分数据。

  src=研究人员使用问卷量化了参与者的体力活动水平,在若干年后,再次评估其冠脉钙化积分,结果发现,长期高强度的锻炼确实和冠脉钙化的进展相关,至于原因,可能包括血流动力学和炎症水平、管壁损伤及修复、甲状旁腺激素和膳食等。

  这项研究再次说明,过度运动,跑步太拼太狠对于大众跑者而言,不仅没有必要,还有可能增加心脏风险。

  过犹不及,保持科学理性,循序渐进地提升耐力对于大众跑者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根据浙江大学温煦教授领衔的研究团队针对 2015 年和 2016 年参加杭州马拉松(半程和全程马拉松)的 39082 名参赛跑者的心电图诊断报告所做的分析发现,大众跑者总体心脏健康水平是不错的,但仍有部分跑者存在心脏电活动异常的情况。

  这项名为《业余马拉松运动员心电图异常发生率研究》指出:大众跑者左心室高压、T 波改变和心电轴右偏的发生率高于 1%。

  而以上三种情况虽然不能完全借此判断心脏就一定存在疾病,但至少也提示心脏电活动存在异常,而这种异常本身也是心脏疾病诊断的条件之一。

  src=而 2017 年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组委会为了提升大众跑者健康跑马意识,与厦门大学附属心血管病医院合作开展赛前体检,约有 300 名跑者自行预约并前往体检,经检查已发现 6 名跑者存在一定问题,不适宜参加马拉松比赛。

  src=而来自波兰的科学家们对一批大众精英跑者进行了研究,通过检查他们的心脏形态和功能,目的是观察这些精英跑者有多少人出现了 运动员心脏 这样的改变。

  科学家们采用彩超检测了受试者的心脏形态和结构,并选取了一批没有锻炼经历的普通人作为对照。

  结果发现与对照组相比,跑者心房普遍增大,左心室壁增厚(可以视作心肌肥大)、左心室重量增加,约有 56% 的跑者出现了左房容积增加;

  另有 56% 的跑者出现右房容积和室间隔厚度增加,47% 的跑者出现右心室流出道直径增加,约有 50% 的跑者每单位体表面积的左房容积甚至超过了运动员。

  当心脏彩超检查显示总计 6 名受试者心脏有一些异常改变,科学家们还让这 6 名受试者接受了心脏磁共振检查,结果发现其中有 1 人出现了明显的病理性心脏改变——表现为肥厚性心肌病,而这种病是猝死的诱因之一。

  src=通过上述结果不难看出,大众精英跑者心脏结构和功能都发生了一些适应性改变,也就是说大众跑者在大运动量作用之下,也会发生 运动员心脏 。

  令人惊讶的是,本研究约有一半的受试者其单位体表面积的左房容积甚至超过了运动员正常水平的上限。

  左心房容积增加从本质上来说,反映了大众跑者在承受大运动量负荷时,心脏发生了不正常的形态改变,也就是说这种改变不一定是都是生理性或者健康的,有可能是病理性的。

  此外,该研究还发现,有个别跑者发生了室间隔增厚,而室间隔增厚是诊断肥厚性心肌病的一种重要参考指标。

  如果跑者看过上述内容还是不太理解其中很多专业名词的含义,我们用通俗的话解释就是:

  在长期运动负荷作用下,大众精英跑者心脏发生了一些形态和功能的改变,这种改变可以看做是 运动员心脏 ,是心脏功能增强的表现;

  但有相当比例的跑者其心脏同样发生了病理性改变,甚至是发生了肥厚性心肌病,区分这种改变是生理性的还是病理性的,对于心脏科医生来说也并非易事。

  在 34 名大众精英跑者中 50% 心脏发生了可能的异常改变,其中一人发生了肥厚性心肌病,这概率可谓不低。

  跑步是典型的耐力性运动,长期耐力运动对于人体的益处是毋庸置疑的,耐力性运动可以显著提高生活质量,并且主要表现在改善人体心血管功能和提高整体健康水平。

  因此,早在 2007 年,美国运动医学会就提出了著名的观点—— Exercise is Medicine(运动就是良医),也就是说运动可以像传统的医学治疗手段一样,有效地防治一些常见的慢性疾病,如心力衰竭、冠心病、肥胖症、糖尿病、高血压、部分类型癌症和抑郁症等等。

  大量研究也已经证实,坚持耐力运动的人群身体功能障碍的发病率显著低于不运动的人群,且他们的平均寿命也比不运动的人更长。

  在 2016 年年底,美国心脏协会已经将心肺耐力作为 第五大 生命体征,而过去传统四大生命体征包括呼吸、体温、脉搏、血压。

  但问题来了:运动量是不是可以无限增加?同时也能带来健康好处的无限增加呢?

  正如药物有最大的安全剂量,运动也是如此,超过一定的运动量可能对机体产生不利的影响,抵消运动带来的一部分好处,甚至弊大于利。

  我们丝毫不怀疑经常跑步、多跑步对于健康的好处,但这不能超越过量跑步的边界。

  耐力运动时,机体需氧量持续增加,正常情况下为满足机体对氧的需求,心脏工作能力也会相应增加。

  运动时心脏工作能力是安静时的 5-7 倍,当长时间需要心脏以如此大的强度工作就会对心脏造成极大的负荷,为满足如此大的负荷,心血管会产生相应的适应性变化。

  比如表现为心腔容积增大,心肌增厚,心脏质量增加,我们把这种情况称之为 运动员心脏(athlete heart)。

  传统观点认为心脏体积大、强而有力能满足高心率下有氧代谢需求,是人体对于大负荷运动产生适应的一种表现。

  src=事实上,研究发现长期运动训练所导致的心脏结构变化并不是全都是好的方面。

  高水平耐力运动员退役后,即便几年内不参加比赛及大强度训练,其心脏也不能恢复到正常大小,耐力运动员中有些人会发生心律失常。

  科学家因此推测耐力运动引起运动员形成 运动员心脏 ,而这些结构变化又可能为心律失常建立了基础,进而可导致心脏功能障碍。

  有时,即使是专业的心脏病大夫,也很难区分运动员的心脏增大是适应良好还是已经发生了心脏疾病,所以常常被误诊,这需要细致专业的检查。

  普通大众跑者健身性质的跑步不太可能像运动员那样发生 运动员心脏 ,但那些跑量较大、跑步较多的资深跑者,却有可能存在心脏发生某些不良改变的风险。

  耐力运动是健康积极的生活方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马拉松比赛或者为了马拉松备赛而进行的大强度耐力训练却有可能会对心血管造成不利的影响。

  研究发现持续超过 1-2 小时的大强度耐力运动会导致心脏承受过度负荷,这就使心肌过度伸展,造成心肌微损伤。

  src=研究显示,马拉松比赛后心肌损伤的标志物,如心肌钙蛋白、MB 型肌酸激酶、B 型脑钠肽上升了 50%,这无疑是提示马拉松这样的极限强度耐力运动导致了心肌受到一定损伤。

  虽然这一变化在1周内可恢复到基础值,但经年累月的过度大强度运动和重复损伤,可导致心肌纤维化(所谓心肌纤维化是指心肌弹性下降,收缩能力受损),进而引起心律失常。

  此外,长期大强度耐力运动也会加速心脏 衰老 ,如冠状动脉硬化、心室舒张功能障碍、大动脉血管壁变硬等,众所周知,冠状动脉硬化是导致心肌梗塞的主要原因。

  长期运动训练会导致心脏的重塑,有证据显示在少数运动量极大的运动员中,训练导致了不良的心脏适应。

  有研究显示中年运动员他们的冠状动脉斑块发生率甚至高于缺乏锻炼人群,而那些运动量最大的运动员中,动脉斑块出现率最高。

  src=心肌纤维化在高水平运动员中也比较常见,所谓心肌纤维化又称为心肌钙化,往往由于反复加重的心肌缺血缺氧所产生,并导致心肌收缩力的下降,甚至逐步加重发展为心力衰竭。

  心肌纤维化程度被认为是长期运动对于心脏影响的重要效应指标,长期运动是否导致冠状动脉硬化,以及运动员是否更加容易发生心肌纤维化,这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 跑团对于跑得快、里程多的人盲目崇拜,这些所谓大神很享受被人膜拜的感觉;

  以上的怪风气可以休矣,请跑友们不要忘记自己的初心,相信绝大多数人的这颗初心都是从跑步中获得健康。

  但一直在路上的我们有时难免会迷失方向,比如过度追逐马拉松,过于追求跑量,给自己制订不切实际的目标、不重视休息和营养,跑步太拼对自己太狠等等,不一而足。